学术研究


高校美术教育导向与创造型人才培养
──暨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版画教学现状
吴耀华

〔江苏南通师范学院 美术系 226007〕

[摘要] 高校美术教育中专业思想导向的确立、定位,标志着以创造思维培养为中心的课程模式的价值性。通过艺术教学的种种具体手段,发展学生的艺术感受力,激发出创造力,意味着教育者为师之道的实在意义。基础教学的展开应在课程设置中,以总体素质培养目标为中心,确定有效的实施方案,形成卓有成效的艺术培养体系。
[关键词] 美术教育,创造性思维,导向。

    随着美术学作为培养艺术人材的专门学科在高等教育中确立,各种名目的课程设制、交叉以及多样化的排列组合,使得教育的体系日新月异,愈加庞大。那么,最终体现的结果应当是什么?是以学生能继续向他人展示自己所学知识、走向课堂施教的水平为评价目标?还是看其运用这些知识面对社会日常功利之需的操作而产生的经济效益?还是其不断绘制出各类画作挂入厅堂的能力?笔者认为:无论这些表象是如何的多彩或令人目不暇接,应当审视其深层内涵,观看被教育者通过高等教育是否养成了创造性思维的习惯,具有创造性能力。唯有该能力的具备,才是形成各种艺术行为的基点,也就使学子有了走向社会、面对生活的真正水准。反之,所有表象性行为都是昙花一现、难以持久的,其操作与努力必定为时间的推进所荡滌。
    创造性思维才能的具备,体现着综合的文化素质。在掌握了观察、想象、记忆、思维等方法的基础上,该综合即是教育实施者的文化层次与教育接受者文化养成的结合程度。教育接受者的创造性思维能力状态往往透析出施教者的教育导向与终极定位,显示出教育导向的重要所在,换句话说,这表明了在人的创造力培养上,作为教育者必须深层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的导向状态〔它还是一种责任感〕居于何种档次。
    将美术教育直接参与到对人的“设计”之中,即是对美术教育者提出了本体素质性要求。美术教育各种学科的基本性质──“绘画”、“设计”基础课程的构建以及课程目标与课程内容的关系,都只能是一个子目录的问题,根目录的建设性,在于以下三点:第一,美术教育者如何从思想的根本点上以自己的行为给莘莘学子导向出一个良好的思维能力开启点;第二,在学术规范上能否创造一个自由、民主且极俱吸引力的“土壤”环境;第三,在具体课程设制上是否建立起准确的切入点。有如此这般的综合,被设计者在面对未来各种现实需求时,能底气充盈、从容不迫,能很有文化档次、很纯粹地展示出自已的良好艺术素养,在社会文化的递增中添加入自己的那一分贡献。
一、导 向
     要在教育接受者的脑海中建构教育者对之设计的导向性框架,首先必须“溯本清源”。
    “清源”的实质就是对执教者自身状态的诘问。是以驾轻就熟的“几下子”专业老本儿去直接面对日新月异的现实,还是以科学、客观的态度,实事求是地按照现实所需,给学生的创造性思维能力培养设计一个合理的初始状态。对此,提高教育者的自身素质决非一朝一夕之功,在人生境界的思想高度上,任何的自诩或夸张都是无济于事的。
    既宽泛、又有较高文化起点的初始教育,其优越性是给教育接受者的思维培养设置了一个灵动而充满生机的空间,这一直是高校美术教育中值得追求的最佳境界,也是每一个明智的教育接受者所希冀的。任何大学时代,初入校园、有求知欲的学生常常讨论的话题总是:怎样的老师才是好老师?笔者的理解是,每一代学生都需要这一点上的导向,应当主动向教育接受者推崇在创造性思维能力培养导向上具有独到慧眼的人,这是本质所在。也许其人专业技能并不怎样,但学识与思想境界使之独具慧眼,加上有虚怀若谷之心,肯定会仁至义尽地面对学生的具体情况作出恰当的规范,从而给创造性思维的培养建立起有弹性、有包容量、有生命力的基础。
    如果说,艺术的天赋必须有外部条件的开启的话,那么,有这种档次的导向,有此启蒙,对个人创造性思维空间的极早建立,实乃幸事。
    好的教师,几句话就能有点石成金之效用。青年版画家朱建辉⑴,是我系1984级的毕业生。笔者在欣赏他的艺术作品的同时,十分关注他的思想基点与艺术轨迹之间的链接。在谈及高校教育对其创作思维的关系时,他认为初始的师生交流是一个值得怀念的状态,对当年一些教师对他的帮助与点拨记忆犹新。他明确地表示:“教师关键的是在执教过程中能给学生多少自我的思维空间,使学生能从老一辈的教育手法中走出来,进入深层次的思考,走向自己的现代生活”。在版画创作上,他的观念体现在对“人们以前表现的现实生活,我以我的感受,采用不同的现代手法加以表现”。人们同知共识下的日常普通话题,在他的创造中另有一番新颖之象,说明了其在创作中思维的灵动性与自主性,整体认识处于毫无羁绊的高度生发之态。因此,宋源文教授⑵评价说:“看朱建辉的版画作品,每有意犹未尽的回味。”“他极力从传统文化中吸取精华,又从现代艺术中吸取灵感,赋予他的作品既有个性追求又有时代特色的生命力。”⑶
    因此,强调“正本清源”,在于我们时刻都不可忽视这样一个古已有之的基本道理:为师者应当注重自塑其德──所谓“德高为师,身正为范”,在人才的培养问题上,更当自觉放弃掉小我偏好的模式,自觉反省,不断学习,防止种种可能存在的桎梏阻碍学生思维能力的发展。平时教育程序展开中发生的许多矛盾,在根本上就是反映为教育者在思想认识上肯不肯“与时俱进”地因势利导,教育来者。最为令人担忧的是不愿意正确地面对历史在自己思想上留下的负面烙印,以为自己走的桥一定比他人走的路多,任由其发展并影响学生。如果能时代氛围将个体性的感受与体验客观地、有分寸地用于执教中的甄别,使教育接受者看到的将是人格,是心胸,是文化层次的感召力。它甚至已不只局限在“技巧”或“创造力培养”这一话题,其拓展面已是人的素质境界的整体导向与熏陶。

二、环 境
    创造力的培养,在具体教学措施上必须重提“师道尊严”这一词条,这是课程框架与学习氛围建立与否的“土壤”环境,是先决条件。
    目前,创造型人才的培养面临如下的现实性问题:
    一,“我国现在的教育内容体系,近年来未有突破性改变。这种教育内容体系强调单一的学科知识,忽视综合;注重知识的传授,而不考虑方法的掌握和能力的培养;强调结果,而不注重解决问题的动态过程;重视知识的积累,而忽视知识的创新”⑺,更正这一点需要精力和时间。
    二,随着时代大潮的推进,招生不断扩大。在应试教育条件下走入美术课堂的大批美术学子,艺术素质良莠不齐,艺术素质提高需要精力和时间。
    三,由于学生毕业后为适应工作需要而重新作出了专业调整──专业的转换实际上是根据自身能力状态的入轨式调度。于是有了从教学内容的层面出发、看重现代教学的表面效果、为提高所谓效率而努力设置的新颖课程框架。这样,围绕教学内在价值性的种种争论有待于实践来检验,这也需要精力和时间。
    而几者的交结点,体现在教育设制合理化程度的“土壤”环境──教师的竞技状态如何上。在艺术教育层面,执教者高超的现实素质,可以自发地以自身的感召力去弥补人才培养中的任何不足,化解矛盾。反之,任何高超的设置由于人的不肯配合都会出现执行偏差甚至障碍。
    因此,建立维护教学氛围的“师道尊严”很有必要。强调创造型人才培养中的“师道尊严”,是因为今天的许多“师道”由于经济的发展和功利因素的影响,其“尊严”的威仪已被放任、随意、不学无术的夸张或趋利忘义的渎职所锈蚀,为师者的威信直接影响着教学设制的效果。
    我们都看到,走进大学前的艺术训练,目的旨在拿起“绘画”和“设计”这一“敲门砖”,敲入大学课堂。对此,培训班上多年积传下来的习惯性技巧和对策性经验加上执教者的社会阅历,有效地揉搓成艺术启蒙的拿“砖”机制,在高校扩大教育幅射面的同时,为了迎合升学率、为了获取现实性利益而得到蓬勃的扩展。在此急功近利的拿“砖”机制下“生产”出来的学生,步入高校后形成下列几种类型:即少量的兴趣型、中量的功利型与大量的盲从型及应付型。兴趣型是从内在上对自我训练、提高具备原动力的类型,他们对自己的学习环境和导师有高的企盼;功利型则常带着现实致用的理想境界,亦关注着能力的实在之有;而盲从型与应付型往往由于文化课程上的不足和家长的催促而拿着这一“敲门砖”,对艺术的学习显得被动而无主见。他们含带着这样的心理认识:其一,入学前的速成美术教育形成了对为师者作为的认识定位,“师道”对之已不一定有“尊严”存在,这直接影响着后来教与学的设计和交流;其二,不知道手中的这块“敲门砖”与迎面而来的各种课程如何链接?似有从头开始之感,加之现实社会的快速推进引发出对自我未来的急切关注,更显浮燥不安,从而对“师道”、对教学设制产生怀疑和诘问;其三,本来就无所谓兴趣,茫然无措之余便混混然,他事辈出,及至毕业不能有所作为。而如此种种又给现实的教育展开带来很大的难度,使执教的工作面扩张、强度增加。
    笔者以为,尽管现代艺术教育中一直尝试着运用先进的科学手段,力图以循序渐进的教学方式将知识与技能最有效地传授给学生,以显示出教育设制的现代化。要达到必然有效的境界,首要的还是离不开潜移默化式的心灵交流,离不开教育者建立的“土壤”环境,离不开为师人格的力量感召。过去时代,传统的师徒传带方式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徒弟由对为师者的敬仰所引发的连锁积极效应。心灵上的崇敬形成的震撼和吸引,使针对培养目的而设计的基础课程,能较顺畅地达到预计的效果。因此,在这个层面上,“师道尊严”的存在更加有利于教学氛围的建立,有利于现代教育设制的升华。如果在学生心目中“师道尊严”这个标准得不到确立,就是培养土壤的不存在,教育与被教育之间彼此的交流积极性自然减少,教育的努力被抵消,那么出废品是正常的事。
    《美术观察》1997年第五期“美术名家”中推出的青年版画家郑忠⑷,是我系1985级的毕业生。他的作品已载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版画卷〕,中央电视台“美术星空”为其作过专题片,中国美术馆等10多个美术馆和博物院收藏了他的作品并到海外展出⑸。在大学里,郑忠属于那一部分“兴趣型”的自觉追求者。笔者曾与之讨论过上述话题,郑忠始终保持着对求学时期几位与其成长有着密切关系的教师的感情。他认为,正是这几位教师的吸引,使他乐于上门求教,乐于聆听批评,不知疲倦地反复训练。从而在思想方法、素描、色彩、造型能力等方面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如今,他至力于丝网版画的创作研究,将现代的语式与传统的情结融合在一体,抽象图式中的点线面流淌、穿插能力和通过各种现代手法幻化出的视觉经验,已远远超于当年的为师者之上⑹。培养环境留给他的已不是什么素描、速写、色彩及设计的手段和方法,而是创造能力、境界高度上的自觉生发与开拓。
    学生对为师者行为的真心重视,带来了对教育氛围、思辩状态的兴趣,直接标示着学子在大学的该段时光没有浪费。郑忠的事例既说明了为师之尊给予的痕迹与影响的深远,也明示了解决前述学生种种困惑的方法基点:教育“土壤”意义上的“师道尊严”在具体内容上的到位,以人格导向下具体能力的现实在场,以其影响的力度产生以点带面式的促动,导致学习氛围的建立。因此,从被教育者对“师道”的态度可以得到的启示是:既然教育的外部条件直接关系着创造型人才的后天养成,那么,艺术创造型人才在雏形阶段是否能对教育设计者的整个劳动加以关注和珍视,为师之道是不是真有其道,拿得出,能吸引学子的注意力,正是“师道”是否有“尊严”可言之所在,也表示就表明了教育环境存在的价值。
三、设 置
    从八十年代中期至今,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的一批中青年教师,带着改革开放后对艺术教育的一腔热情,带着对艺术教育的责任感以及师辈的言传身教,在上述问题上自觉或不自觉地实践了这一观念,特别在版画教学上颇有建树,造就了一批有艺术思想、有艺术造诣、在国际国内打得响拿得出的艺术人才。如今,美术系成立了版画研究中心,从凸版、凹版、漏版的教学研究走向更加扩展的复合面,形成一个以版画教学与研究带动创造力培养的良性循环纽带。
    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到,注重感受力培养,训练善于捕捉事物的具体感受特征的能力,即是抓住了创造性思维能力的根本。透视力──是艺术创造中,让学生懂得对生活见微知著,由表及里地审察透视,就能在创造中抓住事物的本质、规律和发展趋势,在平凡中找到不平凡的东西。在版画创作中逐步进入到自我创造空间的“反透”能力,则能够“我即作品,作品即我”地用自己的语言讲话,画自己的感受。
    为了让学生在艺术表达上具备上述能力。美术系进行教学设制的改革和试验,着力于课堂与课堂、课程与课程之间设置的合理性。如把传统的“素描”、“色彩”、“图案”的单一化的基础教学模式,推进到现代的“素描”、“色彩”加“三大构成”的新体系,并着力探究该体系在现实氛围下其原有本义与语境的着实关系,并导向版画的创作实践。争论于各种课程的设制的精确度和周密性,诸如:基础课程结构是否应将实用型美术依附于绘画型美术之后,这样做有无“后遗症”?怎样针对现代设计的特性去把握“基础教学”,建立新的课程体系后它们之间的内在关系如何?林林种种不一而足。对于艺术创造力承认其科学性、秩序性的优点,也防止个人意向下的刻板和教条。因为大家都意识到,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丰富而活生生的社会氛围,一群有思维能力的现代人。如果发现强调艺术审美教育中的某些方式有什么缺陷的话,在精制的教育设制的同时,就主动教育学子懂得“悟会”,从总体上让不同类型的学生,殊途同归地在思维上能力到位,养成习惯。
    由于在教学过程中,任何教学目标都具有层次性目标具有首要的作用,我们确立了创造力思维能力培养的总体培养目标。并在这个总体目标下的不同层次的具体目标上进行教学研究,最终在发展过程中以“成品率”来检验学生质量,因而在此基础上的课程目标努力遵循三条基本原则:
    第一,为有利于导向创造力培养的学术“土壤”建立,任何基础课程的设立,只能是实现总体教学目标的子目录,给教师明确提出教学与研究的档次要求。
    第二,给学生以散发性理解问题的空间,邀请专家前来讲学,组织交流性展览、提名展览会,用多种专业方向的类比促使艺术思维彼此渗透,形成对比度和参照系,触类旁通。
    第三,实行新形势下的“师徒制”,徒弟选师父,以“师道尊严”吸引学生,正确认识个性发展与艺术创造性之间的关系,重视人文个性的培养,引导他们走出误区。
    在未来的日子里,师院美术系将一如既往地以版画教学、创作为龙头,以学生的创造力培养为根本,努力向社会提供更多的创造型人才,并以自身执教手段下所能导向于学子的心理定势层次提高为努力方向,因为这一定势才是形成上述局面的永久性本源。

注释:
⑴、朱建辉,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84级的毕业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高级美术师、启东版画院院长。
⑵、宋源文,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版画家协会常务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主任。
⑶、引自《朱建辉版画作品集·序》。
⑷、郑忠,1988年毕业于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1997年毕业于江苏版画院研修班,1999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助教班,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江苏版画院画师,西安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⑸、见《郑忠版画、素描作品展》·前言。
⑹、见齐凤阁主偏:《郑忠版画作品集》,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
⑺、马抗美 翟立原:《2000年全国青少年创造能力培养情况调查报告 》〔中国教育报2001.05.06〕

   
『 首    页 』
『 个人简介 』
『 作品展示 』
『 学术研究 』
『 教学成果 』
『 社会活动 』
『 留 言 板 』
Copyright© 2003~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Tel: 0513-85015697 Cell Phone:13861901186 E-Mail: wyh59@126.com